特斯拉、SpaceX创始人伊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荣升世界首富,风头一时无两。马斯克去年底受访时揭露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,说自己求学时期差点遭霸凌致死。年纪轻轻的他后来读了一本书,改变了他的一生,也引领着他创造非凡成就。

-1-
人生不顺遂不可怕,
读书就对了

马斯克在2020年底接收欧洲最大的数字出版社Axel Springer的CEO Mathias Döpfne的深度访谈,说起了自己不幸的童年。

“我有一个很不幸的童年,很多年里我都很难过。”

“首先,你必须知道南非是一个非常、非常暴力的地方。暴力在那里很正常,这并不罕见。我一度差点被打死。真的是千钧一发。我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。”

这件事情一度让马斯克非常沮丧,所幸他有一颗上进的心,并全身心投入到阅读当中。

最有帮助的事情是我读了很多书。我会读自己手边的每一个本书,特别是科幻小说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玩过《龙与地下城》,我那时是个书呆子,一直在反复阅读《怪物指南》。我认为,如果你有一个艰难的童年,你可以采取两种方法。其中一个方法就像是,我们从现实出发,谁对我刻薄我就对谁刻薄,这显然不是很好。我用了另外一种方法。

要说改变马斯克一生的书,就不能不提及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。马斯克透露,这本书看起来是一部愚蠢的喜剧,但确实是一本哲学书。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的观点是宇宙是有答案的,困难的部分在于提出问题。

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(The Hitchhiker’s Guide to the Galaxy)出版于1979年。小说系列一共五本,是英国作家道格拉斯·亚当斯撰写的科幻喜剧小说。

在小说开头,外星人要修建一条超空间快速通道,而地球正好是这条通道上的“障碍物”,于是地球被“强拆”了。

在地球被毁灭前,地球人阿瑟·邓特带上毛巾,和他的外星朋友福特搭上了宇宙飞船的便车,并开始了一场穿越银河的冒险。

身为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的书迷,埃隆·马斯克表示,这本书影响了他的一生。在马斯克14岁的时候,他深深地陷入了“存在主义危机”,他去看了尼采、叔本华等等哲学家的书,寻找生命的意义,但都没有结果。

他最终读了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这本科幻小说。这本书里,人类向一台超级电脑一道哲学题:“生命、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终极答案是什么?”

超级电脑经过无数世纪的运算,给出答案:“42。”

虽然超级电脑给出的答案有点匪夷所思,却给了马斯克深深感触:“提出问题比回答问题更难,因为我们提出的问题或多或少的都带有自己主观或者认知的偏见,所以很难确定自己提出的问题是不是正确的问题。无论什么问题最接近‘生命的意义是什么’,如果你能恰当地说出这个问题,那么答案就很简单。所以我想,我可以扩大知识和思想的范围和规模,这就是件好事了。”

除此之外,书中台词“不要惊慌”也成为了“马斯克家族”的第一守则。这是为何马斯克在创业之路上曾差点遭遇“双料破产”也能淡定地完成逆袭。

马斯克也在这场访问针对多项议题提出他的看法,下为访问对话编译。信心量庞大, 请用心阅读。

-2-
马斯克谈新冠病毒
mRNA是医学的未来

访问人:明智的德国政治家沃尔夫冈·朔伊布勒(Wolfgang Schäuble)曾经说,“如果说我们的《基本法》中还有什么绝对价值存在,那么这个价值就是指人类尊严。人类的尊严不容侵犯。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会死亡。”

马斯克:每个人都会死去。

访问人:每个人都会死去。但尊严属于应当被捍卫的东西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也一样。在你感染期间,你关于新冠肺炎病毒的观点有发生什么变化吗?

马斯克:诚实地说,并没有。

访问人:你对2021年夏天的展望是怎样的?你认为疫苗接种会起作用吗?

马斯克:我们即将拥有很多疫苗,多到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理它们。我们可能会有多到用不完的疫苗。

访问人:但是这对于治疗癌症有积极的作用。

马斯克:如果问疫苗生产的希望是什么,那就是疫苗技术在过去得到了飞速的发展,这是肯定的。对于加速疫苗研发,人们有很大的兴趣。特别是mRNA疫苗,它非常得有趣,因为它能成为治疗癌症的潜在方法。我认为BioNTech,CureVac,Moderna的工作- mRNA代表了医学的未来。基本上,你可以使用mRNA治疗一切。mRNA就像计算机程序,它基本上是一种合成病毒。您可以对其进行编程来让它执行所需的任何操作。举个例子,没准实际上你还能变成蝴蝶。

访问人:所以,这将是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力。

马斯克:会有很多的钱投向疫苗(研发)。我们在检测方面也做得更好了。检测技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

-3-
马斯克谈战略
主动并购不是特斯拉想要的

访问人:2014年,在柏林,你拿到了金方向盘奖的终身成就奖。颁奖的时候,我就坐在一家德国大型车企的知名CEO旁边。你上台后,我问他,“你担心这个家伙吗?我的意思是,对于他正在做的事儿他是当真的。”当时他告诉我,“不,不,我并不担心,完全不担心。他(指马斯克)可能拥有一些关于电动车的疯狂想法,但电动汽车不是适合大众市场的产品。除了这一点,这些家伙根本不知道如何造好车,他们缺乏工程方面的知识。”

马斯克:这很有趣。我们过去确实需要进步。

访问人:对于这样的自满,你怎么看?

马斯克:自满从来都不是明智的。

访问人:那个时候,这位CEO绝对是认真的,他认为“这永远走不通。”而现在特斯拉,市值已经达到5360亿美元了,这是大众、戴姆勒、宝马市值总和的2.5倍。赫伯特·迪斯(大众集团CEO)曾经半开玩笑地说,特斯拉都能收购大众了。这对你来说有没有吸引力?

马斯克:可能我们还是会独立运作。但是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技术授权给像宝马这样的公司。我们尊重我们的目标,即加速可持续能源时代的到来,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尽可能保持纯粹。所以,这不是一个关于建立护城河的故事。

我们正在把我们的电动车超充网络开放给其他公司;我们正在提供Autopilot授权。会有些人想要使用我们的自动驾驶技术。同时我们可能会在电池(开放)方面做一些工作。你知道的,我们乐意于做技术授权,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其他公司做正确的事情。

访问人:传统意义上的并购,不是特斯拉会考虑的方式?

马斯克:要完成这种兼并不容易,每个公司都会有他们自己的文化。倘若有一家公司和我们说,“拜托,我们有兴趣和特斯拉合并”,那可以考虑。但是我们不想要发起恶意收购。如果有公司找到我们,说有他们兴趣合并,那我们会考虑这个问题。

访问人:六年前,你有感受从当时汽车行业掌门人们身上感受到自满吗?

马斯克:那时他们相当傲慢。他们那时说的话都不算友好。

访问人:在某种程度上,可以说他们具有攻击性?

马斯克:是的。

访问人:这种攻击性有没有给特斯拉造成伤害?或者说,这反而激励了你和你的团队,帮助到了特斯拉?

马斯克:我们对此没有太过在意。一般来说,当一个行业中有一些新技术出现时,守成者的反应就是这样的。这很正常。对我们来说,最后这些都会成为极大的动力。某个时候,我们确实尝试和戴姆勒、丰田成立某种合资企业。然而,我们发现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热情不够大。所以,我们结束了这些合作关系,就坚持打造自己的汽车。我认为这些情况在今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

访问人:到底是什么发生了变化?

马斯克:现在很明显,人们想要电动汽车。人们想要具备可持续性的交通工具,想要清洁能源。事实上,这种态度确实和年龄有关。越年轻的人,会越关心环境。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些年轻人长大了,成为了决策者。这是这个世界常见的发展方式。

-4-
马斯克谈竞争
特斯拉最强对手或来自中国

访问人:你希望特斯拉10年后能卖出去多少台车?

马斯克:现在世界上已经约有20亿台汽车和卡车了,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。我们内部的看法是,我们希望每年更替掉全球车队里的1%。要在这方面取得真正的进展,我们得超越临界点。所以,每年大概要卖2000万台。

访问人:这意味着当前的估值合理。但是你发表过评论,说这太高了。你为什么这么做?

马斯克:实际上,当时的股价比现在要低得多。我发表评论那个时候,股价在每股800美元左右,这是分拆之前的情况。我们做了一拆五。

股票市场是个奇怪的地方。它就像一个有狂躁症的人,而这个人不停地告诉你你的公司值多少钱。有些时候,这个人会度过非常美好的一天,有些时候他们面对的是糟糕的一天,但是公司基本上却没什么变化。

公开市场是很疯狂的。所以,我是不是认为特斯拉在未来有可能会值这个价?是的,而且可能价值还会更高。但是这实际上取决于人们认为我们能逐步地达到每年交付2000万台汽车的目标。然后,太阳能和电池存储装置对于特斯拉的未来而言,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访问人:传统车企们是否还有机会,在这个竞争颇激烈的生态环境中拿到一个角色?或者是对他们来说,现在已经太迟了?

马斯克:绝对不晚。我们从大众身上看到了向电动化转型的大动作。同时很多中国公司的动作也非常、非常、非常迅速。我猜测特斯拉最具有竞争力的对手,可能会是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。中国市场上竞争非常地激烈。在中国有一些非常好的公司,同时他们工作相当努力。但是就这一点而言,所有主流车企,80%或者90%左右,都已经表态自己正在迅速电气化。

-5-
马斯克谈自动驾驶
“比人类驾驶更安全”

访问人:所以,对于电动化你是有信心的,依旧很有信心。关于自动驾驶,你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?我记得,几年前,有人问过你,你认为自动驾驶汽车何时能获批。而你的回答是,“我不关心自动驾驶什么时候被批准。我关心的是人类被禁止开车的那一刻。”

然后有些人认为,这永远都不会发生,因为没有人能想像坐在一辆没有方向盘的汽车里面。你的回应是,“好吧,一百年之前,没有人能想像在没有电梯管理员的情况下乘坐电梯。现在,你不能想像的是一个有电梯管理员的电梯。”你现在依然相信这个类比吗?

马斯克:我要澄清一下。我绝对不是努力想从人们的手里夺走他们的方向盘。我只是说了一些最可能会发生的事情,也就是自动驾驶将比人类驾驶员更安全。我对此是确信的。自动驾驶的安全性可能会达到人类驾驶员的10倍。而这意味着,允许某人驾驶自己汽车的标准可能也会变得更高。

当前,拥有驾驶证是件相对容易的事情,因为人们需要一辆车来满足自己出行的需求。但是通常情况下,出于各种原因人们的汽车会被撞坏,比如可能是因为他们醉驾或者在开车的时候分心,或是因为他们在开车的时候发了很多的短信。因此,当自动驾驶比人类驾驶要安全10倍的时候,允许人类驾驶汽车的标准可能会变得更严格。这是最有可能的结果。

访问人:时间节点是怎样的?L5级自动驾驶什么时候会有?你相信L4级自动驾驶能落地吗?如果实现了,可能会出现人机混合的情况,这可能比只有机器(自动驾驶汽车)在路上更危险。

马斯克:这里存在一个危险的过渡地带。在一个自动驾驶运行状况良好的地方,偶尔会出现问题,因为人们可能会觉得太舒适了,而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。在99.9%的时间内,自动驾驶的表现是好的。在1000次中,有1次表现得不好。而你确实需要更好的表现,就像可靠性达到了6个99.9999这样的程度。

访问人:这将在什么时候成为新常态。你对时间表有什么预测吗?

马斯克:我非常有自信的是特斯拉将在明年达到L5,对此非常有信心,100%(的信心)。

访问人:你能提供L5,但这什么时候能够获得(监管)批准?

马斯克:何时批准不是我控制的。

访问人:但是理论上特斯拉明年能够做到这一点?

马斯克:当然。我开的特斯拉上用了Alpha版的最新的FSD完全自动驾驶软件,很多次我都可以通过一系列非常复杂交叉路口和窄路,而不用自己接管。我就这样开车去上班,然后开车再回家。

访问人:美国、欧洲、中国市场的批准时间表,你有预期吗?

马斯克:美国的批准会很快,特别是在某些州速度会很快。另外一些国家,如挪威,批准将很快。他们已经说了。实际上,欧盟是让我们感觉最棘手的地方。这里非常具有挑战性。欧盟委员会每6个月才开一次会,议程则是在开会前6个月确定的。所以,情况就变得很困难。在监管审批方面,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于欧盟。可能这就是那种人多反而误事的情况吧。

-6-
马斯克谈个人财富
持股是给建火星城攒钱

访问人:最近你说过一句话,你说个人财产只会让你觉得沉重。这正是你想要丢掉个人财产的理由,也正是你开售出售房产的理由。你已售出部分财物,这是一种比喻还是你真得在售出你自己的财物?

马斯克:我卖掉了我最初的房子。

访问人:是洛杉矶的那套?

马斯克:这套房子两个月前卖出去了。它被一个中国人买了下来。我还卖掉了我那套位于马路对面的房子,它曾属于吉恩·怀尔德(Gene Wilder)。这房子很有他的个人风格,我最后将它低价卖给了吉恩·怀尔德的侄子,他是在那里长大的。然后现在我们正在出售其他的房产。我想我会在某个地方租一套房子。

访问人:所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是因为这意味着过多的义务,还是个人财产影响了你的自由?你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二富有的人。而现在你正计划丢弃掉这些财产。

马斯克:事实上,除了在公司拥有股票,我基本上就没有其他具备货币价值的资产了。如果工作繁忙,我会比较喜欢直接睡在工厂或者办公室里。如果我的孩子也在,那很明显我还是需要一个住处。所以,我倾向于租一个地方。同时很多时候只有我一个人,所以我也确实不需要一个很大的房子。

访问人:所以说,没有艺术收藏品,没有汽车,没有房产,没有其他的通常会和富人被联系在一起的东西。你相信摆脱这些之后就能成为一个自由的人?

马斯克:从本质上讲,是的,我是这么认为的。我要积累财富,在特斯拉和SpaceX两家公司中占有股票的原因大致也是这样。我手中唯一拥有的上市股票就是特斯拉的股票。仅此而已。如果特斯拉和SpaceX破产,那我也将破产。百分之百会破产。

但是我也会思考,我为什么要努力持有股票。为什么我要掌握这些东西?回到我早前说的,我认为人类成为太空文明物种和多星球物种是一件重要的事。在火星上建造城市需要使用掉大量的资源。我希望能为打造火星城市做尽可能多的共享。而这意味着(需要)大量资金。

访问人:你想专注在这件事上?

马斯克:是的,同时我也想表明我对此是认真的。这跟个人消费无关,因为人们会攻击我,说类似于他有这么多财产,他有这么多房子这样的话。然后好吧,现在我都没有了。

【延伸阅读:世界顶级富豪的规律揭晓,他们都有相同特征

-7-
马斯克谈地球资源
没人口过剩,人类应生孩子

访问人:你说过有一个优先事项也可能会限制你的自由,但是对你来说你的孩子们似乎就是头等大事。你有6个小孩。

马斯克:目前是这样的。

访问人:能不能做下解释,为什么孩子对你来说如此重要?为什么你鼓励人们尽其所能地去生小孩?

马斯克:毫无疑问。我的朋友们全都说,哦,伙计,又有一个小孩,他们会有我们应该有小孩等等。但是,我很多朋友他们并没有孩子。不,可能他们有一个孩子。

而我会想,兄弟,如果你不生孩子那我们该如何让人类延续下去呢?很多国家的人口增长率都是负的。你不能只靠移民来解决这个问题——这不可能。所以,如果你对于人类有信仰,你就得说,我需要确保未来还有人类存在。人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

有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地球现在人口过剩。这是完全错误的。只依据自己生活在人口稠密的城市里得到的直接印象,他们才会得到这样的认识。你去过乡下吗,或者从飞机往地面看过吗?如果你从天上往下丢一个炮弹,这个炮弹砸到人的概率是多少?这个概率基本上是百分之零。

访问人:我的一个朋友,他拥有一个非常不幸的童年,因此他的结论是不要小孩。你的童年也不是最幸福的。但是你的结论和他相反,你是希望拥有尽可能多的孩子。

马斯克: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已经足够了,从技术上讲,我还可以有更多小孩。但是是的,我喜欢孩子。我正努力成为一个好榜样。

-8-
马斯克谈AI
AI与人类或形成共生关系

访问人:我们上次谈到了你手里的大项目,从SpaceX到Neuralink,再到The Boring Company,再到特斯拉。我问过你,这些项目里哪一个对你来说最为重要。

某种程度上,你本人让我感到惊奇,但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并没有同样的效果。你说,对你而言最重要的是AI。为什么这么认为?

马斯克:我们需要小心对待AI。谁在使用它、谁在控制它,它是不是符合人们的最大利益?

访问人:最关键的问题在于,AI是为人类提供服务的吗?从长远看,机器会为人提供服务吗?还是人类将给机器提供服务?

马斯克:嗯,有时我发现一个人一直盯着他的手机屏幕看,我会想,谁才是那个主人呢?

访问人:今天你这样问自己了吗?德国出版商约翰内斯·格罗斯(Johannes Gross)在25年前这样问过:你有手机吗?你能随时保持联系吗?那你就属于那类为别人提供服务的人。

马斯克:确实,人们一直在用手机回复事情。人们感觉他们掌控自己的手机,但或许他们应该问一问自己,是不是手机反过来掌控了他们。所以,通过这每一次的互动,我们都在有效地进行数字集体思维的训练。

同时我想这可能不是一个简单的AI服务人类或者人类服务AI的问题。相反地,存在共生关系。希望吧,这样的共生关系能够让数字智能与生物智能互惠互利。

访问人:你觉得奇点时刻会在何时到来?这是雷·库兹韦尔(Ray Kurzeweil)的想法,什么时候事情会出现转机?

马斯克:不远了。

访问人:在很大程度上,这是一个关于AI治理的问题。AI是被少数超级强大的人掌握在手里吗?它会不会在某一天落到坏人手里?还是说AI属于很多人?竞争是不是很激烈?你担心的是这件事情?

马斯克:有某种政府监管非常重要。一般来说,我们都同意对于那些可能给公众造成风险的事情,需要有一个监管机构。

现在汽车、飞机、食品、药品等这类东西都有负责监管的机构。同时我们也都同意,没人想废除FAA(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)——我们想让他们来监督飞机。我们需要有人来检查并确认飞机是安全的。对于汽车而言,这也一样。食品和药品同理。

所以,看起来我们也应当有一个拥有某种公共监督权的监督机构,以确保通过AI追求公共利益。

访问人:能不能说,像Neuralink这样的项目就是为了增强人类大脑的能力而创建的?在人类和AI的竞争中?

马斯克:是的!过去我开玩笑地说,Neuralink的口号就是:“如果你不能打败它们,那就加入它们。”长远地看,我们没办法击败计算机智能。但是也许我们可以达成一种愉快的共生关系。

而且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能治愈很多有脑部损伤导致的疾病,不管这些疾病是先天的、还是因意外、年龄或其他因素造成的。所以,如果有人患有中风、癫痫病、癫痫发作、临床抑郁或者类似这类问题,都可以通过大脑设备得到改善。

访问人:你想的很远,即在不远的未来的某一天,语言不再是必要的了。因为从理论上说,读取思想,读取大脑的欲望,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将其转换或者以行动表现出来是可能的——这听上去很棒,能解决许多疾病以及可怕的事情,并且它已经极大地帮助了人们。但另一方面,有人可以读取我的想法,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想要这样。

马斯克:不,依然会有隐私存在。这不是说它们在没得到你的许可、没得到任何许可的情况下就可以读你的想法。但是我必须得说,Neuralink最初的用途在未来很多年内都将是解决医疗问题,解决那些严重的大脑或脊柱问题。Neuralink的第一步的应用是帮助四肢瘫痪的人,让他们用自己的大脑轻松地使用电脑或者电话。

访问人:换句话说,语言可能会消失,或者至少失去其相关性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看到现在所有的翻译机器都在做这件事。关于这一点你的愿景是怎样的?那能够走多远?能够走多快?

马斯克:有时候人们会混淆长期的可能性和近期的可能性,并为此困惑。近期内,脑机接口的应用实际上只是用来解决非常基础的脑损伤、脑或者脊柱损伤的问题。这听着的确是一件好事。之后,随着设备不断发展,长远地来看,我们可以在概念上、彼此之间实现心灵感应。

访问人:你是否同意有三个优先的事项,一是我们需要赋予人类以智能,二是我们需要良好的多元化治理,确保它不是被少数人垄断。而第三点是,我们需要灵活的监管?

马斯克:是的,当然。

访问人:就这些重要事项而言,中国将扮演一种怎样的角色?中国对这些有一种完全不同的理解。

马斯克:首先,我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是他们对人民的反应非常敏锐,事实上,在关乎人民幸福感的事情上他们可能比美国更积极。在我和中国的政府官员会面时,他们一直都非常关心这一点。人们会对某件事情感到高兴吗?这件事真的能给人们带来幸福吗?事实上,他们可能比我在美国看到的,对公众意见要更为敏感。

访问人:我们来看下。未来10年,AI在中国、美国、西方、东方国家手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,你对此什么样的看法?

马斯克:目前,谷歌和Deepmind这两家公司是AI领域的领导者。我不知道谁会紧跟在他们后面,可能是Open AI(由马斯克等硅谷大亨共同发起的人工智能研究组织)。中国在AI上面做出了很多努力,而且他们可能正在取得进步。不过我暂时还没有看到可以和谷歌、Deepmind匹敌的进步。

-9-
马斯克谈个人角色
“我是一名工程师”

访问人:托马斯·曼(Thomas Mann)的小说《魔山》里面有一个很妙的句子,“时间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礼物,他使用它,使用它,工程师,用它来为人类的进步服务。”这似乎是对你人生使命的最为简短的描述。

马斯克:我正在尝试,利用技术来让美好未来的可能性变得最大化。从根本上说,这意味着保证我拥有未来,这就是为什么可持续能源对地球的未来来说是如此重要。

建设太空文明和成为多星球物种是重要的,如果将来发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或者类似的事情,或者发生了全球性热核战争,那个时候可能地球上所有的文明都将被毁于一旦,但它至少能够继续在别的地方存在。而且,火星上的文明最后可能会对地球产生一种稳定的影响。但是从根本上说,就像我们所知道的意识的可能性,以及我们所知道的生命的可能性一样,如果我们成为太空文明的一部分、成为多星球物种,人类存在的持久性将得到显著改善。

访问人:如果你同意,我们稍后再谈谈其他星球的事。工程师(engineer)这个单词对你来说很重要。几乎比企业家、创始人、CEO或任何其他头衔都要重要。你的自己定义是一名工程师。

马斯克:我可能会说,这是我认为的最准确的一种描述。

访问人:最后用所创造的产品说话。

马斯克:是的,这就像开发新的技术去解决问题。科学是伟大的。科学是发现已经存在在宇宙中的事物,而工程是创造未曾存在过的事物。我想创造一些新的东西,而就我们知道的,这些东西以前没有在宇宙中存在过。那太棒了。

访问人:工程化是人类最大的机会。同时这是一个新的等级制度,你可以说它与让财富最大化、权力最大化的旧模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这实际上是创造事物和解决问题,在我看来,这也是硅谷精神。

马斯克:是的,创造、解决问题。你知道,通过科技让生活变得更美好、有趣,创造出宇宙中从未存在过的东西。

访问人:有一个有趣的现象。一些离开硅谷的人认为硅谷开始变得过于传统了,过多的政治偏见成了硅谷的驱动力。滥用人们的数据这太残忍了。

彼得·蒂尔(Peter Thiel)离开了硅谷——你知道他。亚历克斯·卡普(Alex Karp)具有批判性,他在Palantir IPO时写的那封信激怒了人们,他批评了硅谷。在这场辩论里,你的立场是什么?

马斯克:在事物开始变得像一支职业运动队的时候,你必须保持谨慎。如果一支队伍总是能赢得胜利,他们就会自满,有一点为所欲为。事情就是这样。这就是为什么你看不到一只球队一直在拿冠军。

当我们认识的人,当一个团队、团体或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赢家,然后他们开始表现出倚老卖老,这是艰难而痛苦的。他们开始认为这些理所当然,并变得自满以及有一些的沾沾自喜。

访问人:这确实是硅谷正在发生的事情。里德·黑斯廷斯(Reed Hastings)(Netflix的CEO)在他最近的书里说,公司永远不应该把自己定义成家庭。公司应该把自己定义成运动队一样的存在。这就是为什么在人们没有做出最好的贡献时,就必须换掉他们。但在一个家庭里,人基本上是以帮助最弱小的成员来求得生存。相比于一支运动队,硅谷现在变得更像是一个家庭了吗?

马斯克:我没这么认为。感觉好像没什么东西正在变得太像家庭了。我在加利福尼亚度过了近一半的人生。现在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德克萨斯州。因为我们已经在德克萨斯州建起了超级工厂,并且还在南德克萨斯州启动了星舰计划。

我问我的团队们,除了奥斯汀,你们还想要在那里度过自己的时间?你倾向于搬去哪里。我们需要一大批愿意搬去我们新工厂所在地的员工。最后是奥斯汀最被青睐,因此我们最终是选了奥斯汀。

访问人:你认为人类最重要的发明是什么?

马斯克:语言。当然,我们必须得进行沟通。

访问人:首先是语言。那是人类和动物或者低等生物之间的根本性区别。第二步的可能是写作。

马斯克:写作就像是一个硬盘驱动器,让事物超越人本身来延续。如果你想用口述史的方式来保存一切东西,是非常困难的。

访问人:的确,只有写作才能实现进一步的传播。我认为第三个阶段是出版,因为那意味着知识的民主化进程。之后你可能会说第四个步骤是数字化,因为它加速了传播,让信息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被获取。

马斯克:确实,全球性的即时数字通信就像是人类发展神经系统一样。以往的传播是人际传播(人对人的),电话仍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,邮件就像是一个人把你的信交给另外一个人。现在借助互联网,我们可以即时访问世界上所有的知识。

访问人:我很高兴也很惊讶,你会给出这个答案:因为我的答案一直就是“语言”。因为我认为语言和写作之间存在着一种情爱关系,某种程度上这正是我工作的基础。我本以为你会用“车轮”作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。

马斯克:车轮。嗯,事实上,真正重要的是配有传动轴的两个车轮,这是一项重大发明。在古代,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圆形物体比三角形的物体更容易滚动,但是把这两个圆形物体和一个轴组在一起,并不是可以直观发现的。

-10-
马斯克谈火星任务
“两三年后我可能会登陆火星”

访问人:有些人拥有极具分析能力和创造能力的大脑,你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。那有什么东西是你完全不了解的吗?

马斯克:有很多的事情,我都不太了解。我可能对大多数技术门清儿。但是我不确定我是否理解人类共同的发展方向。我们的方向是对的吗?还是我们正在内卷,只是在进行内斗?

访问人: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
马斯克:最重要的事情在于,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,在这个阶段我们所能的触及范围得到了扩展。我们拥有如此先进的技术,但是我们真的能很好地使用它吗?这将成为一场考验。

这个问题最后会成为许多文明的过滤器:我们能够利用好这些技术,同时不让自己被毁灭吗?人类拥有这些先进的技术,是不是就和给一个小孩一把枪一样?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以对未来有利的方式去使用技术。为保证人类可以继续存在,我们必须确保我们还有孩子。我们要考虑我们必须采取哪些行动,才能(让人类)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访问人:什么时候我们能在火星上看到人类?

马斯克:很可能是六年后,也可能是四年后。

访问人:你会在何时进入太空?

马斯克:大概两三年后吧。

访问人:为什么想被埋葬在火星上?

马斯克:如果你非得被埋在某个地方,那在地球上出生然后在火星上死去是一件很酷的事儿。

访问人:SpaceX项目为什么对你来说如此重要?这是你儿时的梦想吗?还是说我们认真地需要一个Plan B,因为地球可能有一天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了。

马斯克:登陆火星不是一个备用计划,而是说我们想要成为一个多星球物种,打造太空文明。最终生命的足迹遍布整个太阳系,然后超越我们所在的太阳系,达到其他的恒星系。和我们永远待在地球上直到出现某个导致灭绝的灾难相比,我认为这才是一个非常让人兴奋、鼓舞人心的未来。

我的意思是,最终太阳会变得越来越大,并把海洋给蒸发掉。所以,在某种程度上,我们最好做点什么。我认为让生命多行星化是很紧迫的事,因为这是地球存在45亿年以来第一次有这种可能。这个机会之窗可能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。希望是这样。但它也可能只会开放很短的一段时间。文明不一定会终结,但是我们的技术水平可能会下降。另一种可能是我们不是在某个瞬间毁灭的,而是渐渐消亡的。因此,只要还有可能,我认为我们就应该采取行动。但是要明确,火星不会是繁华的度假胜地。

访问人:这是一个象征,象征人类能在其他地区取得繁荣。

马斯克:火星是真实存在的星球,因此我们能在那里创造一个真实的文明。但在刚开始时,这会有点像萨克里顿(Shackleton)(英国南极探险家)给南极打的广告。他说南极很危险,人们在那里可能会死,会很不舒服,那将是一段漫长的旅程。吃的可能很不好。还可能会有可怕的事情。但是那同样是一场伟大的冒险,如果你能够活下来,那将成为有史以来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。我给火星做的广告也是这样。

访问人:让火星成为宜居之地,需要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

马斯克:事情一开始会非常困难,因为火星上没有氧气,其表层包围着的是二氧化碳。随着时间推移,你可以把二氧化碳转化成氧气。这样的事也曾在地球上上演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过程可能在火星上重演:地球上先有二氧化碳和氧气,后来有了植物,有了海洋。我确实认为火星需要预热一下。

开始的时候,我们会觉得还不错——我们需要建一个小基地,我们得有自己的基地。我们得能够培育获得食物,同时我们还需要水。我们必须给火箭补充推进剂,因为我们会需要把火箭送回去(地球),让它载更多的人来。或者那些不想留在火星上的人也可以选择返回地球。所以,我们真的需要大量的太阳能电池板、生成推进剂、食物,所有基本的东西。

马斯克专访视频

推荐阅读:

知识改变命运! 终身学习是最佳投资

销售终极宝典 – 销售6问+营销10招

5年后,“网络营销”将不复存在

Comments to: 马斯克自曝差点死于校园暴力,一本书改变了他的人生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Attach images - Only PNG, JPG, JPEG and GIF are supported.

Login

Welcome to Typer

Brief and amiable onboarding is the first thing a new user sees in the theme.
Join Typer
Registration is closed.